昆明市所有學校今天正常上課,第一課要進行安全教育。該補上安全課的又豈止是昆明的學校?但願所有的學校都能以此為鑒,別對學生“預備犯罪”。
  27日,昆明市和盤龍區相關部門通報明通小學“9·26”踩踏事故,稱7名相關責任人已被停職或免職。
  啟動問責機制,是校園踩踏事故善後的“標配”。只是,再嚴厲的問責,也無法喚醒不幸痛逝的生命。問責之外,更要檢視相關制度是否落實到位。
  教育部曾多次要求中小學校每月至少開展一次應急疏散演練,教育部發佈的指南還對演練實施的避險科目和疏散科目進行了詳細描述和部署。那麼,這一硬性要求有沒有得到落實?如果發生事故前無動於衷,發生事故後再如何沉痛自責,都已於事無補。“如果我們不把所有的安全隱患列出清單,不實事求是地排除安全隱患,我們就是在預備犯罪。”這是昆明市教育局局長劉紹安的承諾。這話很真誠,但若能在事故發生前認識到,該有多好?
  “必須舉一反三、引以為戒”,熟悉的聲音又一次響起。現在看來,舉一反三都顯得奢侈,能做到舉三反一已然不錯。想想,近年來校園踩踏事故已不止發生3次,是不是所有學校都真正引以為戒了呢?去年底,教育部通報稱,通過交叉檢查發現存在安全問題的校園80所。試問,被點名的學校都整改了嗎?沒被點名的學校都查缺補漏了嗎?
  回到此次事故,我們必須關註遇難者家屬,關註受傷的學生,關註他們的心理狀況。據報道,一些高年級學生事發後聞訊趕到午休樓安慰受驚痛哭的學弟學妹。為高年級學生點贊,同時老師乃至心理醫生,更要做好受驚孩子的預後工作。
  有記者在現場看到,一些被接走的一年級學生驚魂未定,在父母的陪伴下仍臉色發青,全身發抖。不難理解,朝夕相處的小伙伴突遭劫難,對孩子幼小心靈該是多麼沉重而尖銳的擊打,如果不紓解其惶恐、沖淡其憂傷,陰影或將伴隨他們一生。
  同時,我們還要提醒,不能因為發生了校園踩踏事故,就因噎廢食,從此不敢組織學生活動了。以前我們也看到,有學校春游時出了意外,就索性取消了春游;有學生在課間活動時意外受傷,學校就取消了課間活動,甚至不讓學生下樓。這種潑髒水把孩子一同潑掉的做法,極不可取。問題出在哪裡,就從哪裡著手整治。如果是在思想上輕視了校園安全,就從矯正麻痹思維入手;如果是校園設施設計不合理,就從改善設施入手;如果是教師沒有盡到責任,就從落實教師責任入手。規範了該規範的,做到了該做到的,比縮手縮腳重要。
  據悉,昆明市所有學校今天正常上課,第一課要進行安全教育。這是遲來的一課,也是必需的一課。而該補上安全課的又豈止是昆明的學校?但願所有的學校都能以此為鑒,別對學生“預備犯罪”,否則,像劉紹安所稱的“對逝去的生命,我無比痛心,對傷心的家屬,我萬分內疚”的痛悔,早晚會在其他地方重述。
  相關報道見10版
  本報特約評論員王石川  (原標題:不除隱患是預備犯罪說到就要做到)
創作者介紹

clara

asjefxfciiv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